<code id='2A469B7596'></code><style id='2A469B7596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2A469B7596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2A469B7596'><center id='2A469B7596'><tfoot id='2A469B759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2A469B7596'><dir id='2A469B7596'><tfoot id='2A469B7596'></tfoot><noframes id='2A469B7596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2A469B7596'><strike id='2A469B7596'><sup id='2A469B7596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2A469B7596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2A469B7596'><label id='2A469B7596'><select id='2A469B7596'><dt id='2A469B7596'><span id='2A469B7596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2A469B7596'></u>
          <i id='2A469B7596'><strike id='2A469B7596'><tt id='2A469B7596'><pre id='2A469B7596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许嵩 > 正文

          十三则东北农村诡异小故事_日本4色

          2022-01-17 06:44:28 许嵩

          东北农村用句俗话讲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,地广人稀,镇上户数也不多,我家就在主街的第二条街上住。不在街边而是有个我家的道口沿到我家院子,进院子走一咕噜才能看到我家大门。我家房子南北向,孤零零的围在院子中央。平常人家都是在道边,园子在里面。据说我家的房子是沿以前的政府盖得。结果后起来的房子都沿街道了。街道不宽都被各家占小了。

          要说这也没什么,就是我从小都不喜欢那,因为从记事开始,那房子比较邪性,一到秋天就能看见黑压压的一大片乌鸦围着房子上方盘旋。我没觉得不吉利,因为乌鸦是我的幸运鸟,这是后话了。进院的那条小道,外面晴空万里,那块就阴风嗖嗖,外面要是小雨里面准保大雨还刮着让你打不了伞的风,进了院就没那么利害了。

          让人害怕的就是,我没上学但也记事了,5岁的样子,我父亲总爱出去打麻将,我母亲天天就看着他,一等等到十一二点,有时候后半夜两点。以前玩麻将手搓,而且没有时间规定,说不上几点散局,那天我哥哥没睡着,我母亲没睡,我睡着睡着,有灯光不踏实又醒了。我母亲在那坐着跟我哥说话,我迷糊的非要躺我母亲的腿上,那时候后半夜,以前的钟会打响。铛铛的十二点了,我也睡不着了,无聊的听着说话,看着外面,屋外映着窗户投射出去的灯光,只见一个老太太,盘着嘎的揪(就是盘在脖子后的用网兜起来的头发),满头白发。脸看不清,从窗外飘过,穿着带大襟的蓝布衣裳(就是侧开的装老衣服)。我推推我哥,示意他看,他没反应,我想跟我母亲说时间静止了一样,大家都各顾各的没人理我,我害怕了,头赶紧钻进被窝,浑身是汗盼着天亮,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

          第二天起身我跟家里人说,家里人说我别扯淡,大半夜哪来的老太太,况且外面看屋里能看清,屋里看外面看不清,在一个家里独门独院,那个老太太,跳进障子(就是用木头夹的和别人家隔开的,象征自己家院子地盘的障碍)从窗前过去在翻进别人家围墙。谁家老太太能那调皮,她家里人知道么?她们虽然嘴说不信,但实际找人给我看了,买的红布,红镜子,红木梳这也是后话了。

          那时候还非常流行的鬼故事是吃人的老太太,据说是死后被猫串了气,又活过来了,专吃小孩。放在下一个故事讲。

          一、吃小孩的老太太

          小时候为了不让孩子乱跑,乱跟陌生人走,还有个骗小孩的故事就是吃人老太太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说有一家人家里老太太去逝了,以前的农村猫啊狗啊很多,外面院子里有地方死人摆外面了,到了晚上家里人睡了还是疏忽了,外人奔丧的也走了,一只野猫就从老太太的身上跳了过去,老太太就活过来了,儿子看到老太太醒了,以为没到时辰阎王爷小鬼不收她,又活了,就高兴的屁颠屁颠的把她的母亲请进屋了。

          以前是南北炕,儿子媳妇睡南炕,孙子和老太太在北炕,半夜就听老太太嘎嘣嘎嘣的在那嚼东西,儿子就问:”妈呀,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那嚼啥呢?“老太太说:”哦,我在这吃胡萝卜呢,躺一天也饿了。“儿子一听,也是,听着声音也睡不着了,不大一会,听老太太吃的那么香儿子也馋了,就说,妈递我一根我也饿了,她妈顺手就给她个小手指头,他接过来一看吓傻了,开灯一看,这老太太哪是吃胡萝卜,这是在吃他的儿子。

          时隔很多天,外人进屋串门,发现了全家人的尸体,报了公安局。公安局就查案,还是发丧的现场,家里人都死了,老太太的尸体居然不见了,按理来说应该摆个3-7天的,才能下葬。事发后又没人来过,谁会下葬老太太的尸体。

          没多久就接二连三的发生很多小孩子不见了,或尸体被发现,在郊外的山上或僻静的旮旯,尸体都是不完整,有被啃食的痕迹,跟那一家人死后的伤一样。那时候不提倡迷信,但是事情闹得比较大,警察碰到过,一个老太太,拎着个死了的小孩,跑的非常快,警察纳闷就示意她停下,那老太太从身边跑过一股尸臭味,警察见状就开了枪,结果那老太太中了枪还跑掉了。警察向上级汇报开枪原因,事情害怕越闹越大就请人来看怎么办好。那时候人比较淳朴,不像现在打着会算的幌子骗财,那时候都不收多少,出马的就收个鸡蛋口粮什么的。那个人就说这个人什么时间会再次出现普通的子弹打不死她,她本身就是死人,是粘了猫的气诈尸了。子弹要在关公面前祭拜后摆三天,才能真正打死。

          后来案子了结了。应该是把老太太打死烧了。这个故事就流传下来。谁家小孩不听话,就吓唬它说这个故事并且附带一句半夜老太太把你带走。你小时候有没有听过?

          二、隔壁家院子里屋中诡异

          我去隔壁家,她家也是半独门独院因为沿街,一对老夫妻,我叫太爷太奶。院子跟我家挨着,进院跟我们共用一条道。她家杖子在那条过道边,里面是她家院子然后走一段有进屋的门,外面是我俩家共用的进院子通道。他家屋中的诡异之处是西屋,平时他自己家人都很少进,在那边就是挨着西屋盖得仓房。房子南北向,他家格局是一进屋厨房西侧有个进西屋的门,厨房里面是北屋自己家住的,东面是别人的墙院。

          西屋总是阴森森的,白天我去玩都望而却步,太奶人很好,很热情会哄小孩,我有时候大人有事就在她家。她家西屋有什么至今是个谜,因为现在我家的老屋和她家的老屋都扒了。又一次妈妈出去把我寄存到太奶家,我午睡做了个梦去过她家西屋,屋里尘土一片,有张木床,床边有个红木色立柜,往北还有个小屋。西边的屋是用塑料布封的。冬夏都不拆,屋里更阴阳怪气的了,我做梦是进去探险,头一次进去,只觉得柜子有动静,我好奇的打开了,感觉自己看见了宇宙,里面漆黑还伴着星星点点。

          然后屋里太奶叫我,我没觉得害怕,赶紧关上柜门就出去了。出西屋门的同时我只感觉右肩上怪怪的,其实是有个断了的人手搭在肩上,还滴着血,我没看见我太奶趁我不注意,赶忙拿掉了。估计是叫我出来我跑的太快又把门带上给那人的手夹断了。太奶叫我帮忙拿柴火说要给我做吃的。帮完忙我决定第二次冒险,看看动静到底哪来的。这次进去可把我吓坏了,打开柜门一个白衣女子,看不清面容,长长的黑头发,一身白裙、一个右手不见了从手搏那淌血,我立马吓坐那了,太奶听见屋里有动静,赶快进屋,看我坐在柜子前面,忙把柜门关上并念叨着什么,把我拉起来,带出屋。在屋外告诉我不要害怕,那是她一个死去的女儿,没到阴寿又不能投胎,也没地方去,就栖身在西屋的柜子里,平时祭拜些香火蜡烛让她吃。我听到的动静有可能是她在吃东西,地上的血迹就是我第一次进去把她的手扯断了,第二次才见到她那个吓人样子,她有太奶看着不会害人的。

          我有些似懂非懂,那时候小,我是睡在北屋梦做完了就醒了,太奶在厨房烧火准备给我做中午饭,我妈妈办事回来了也才进屋,把我接回去了,不让我随便在别人家吃饭。临走时我没敢看地上,我不知道梦做得是真假,害怕真的看见什么。

          三、万人坑之谜

          这个说实话我是后来才知道那是万人坑,以前日本人侵占东北,杀了人就往坑里一丢,还有被抓去活埋的。总之那个大坑全是被害的孤魂野鬼。那个大坑在现在的公路旁,旁边有个糠醛厂,不过我记事时黄了,是个空场。再就是通往镇子的西南角的路还有一条。那时候家里大人不喜欢我去那里玩,西南角住的人都是很早回家,晚上禁忌走夜路的。那时候我大一大就上学前班了,我的小朋友住奶奶家,她奶奶家就在那个坑对面的不远处。那时候还不是水泥路,是土路,那块会放一堆沙子,这堆沙子是下雨时填道路坑用的。因为有大车经过,路不结实就会压的不平。小时候也爱瞎玩,几个小孩就去那玩扒沙子俗称“扒死孩子”,不知道你们玩过没?就是一堆沙子中间插个棍。大家随便扒出沙子多少,只要棍不到就行,倒了你就输了你就是那个死孩子。

          玩着玩着天黑的早,四点半就进黑,我被母亲找回家了,跟我比较好的见我不在也回家了,还有一些孩子在那玩,第二天就没出现在课堂,据说病了,高烧不退。那孩子野家里人也没找他,天都黑了他才自己走回家。因为别的小孩在附近,而他家得往西南角里走,就是要绕过万人坑。夜里坑里会有蓝光,并且偶尔一声动物叫挺吓人的,听同玩的小孩讲说那里真的可以挖到死人,有人家要盖房子缺沙子想就近挖,结果就挖到死人的骸骨了。

          他到课堂上了,我们就问怎么了,他就说那天回去,就感觉身体凉凉的冷飕飕,后面就好像有人跟着一样,越走心越慌,后来就跑了起来,跑到家进门一身汗,可能是风吹到就病了。高烧不退,后来家里人就找人来看,然后叫了叫魂,喝了锅底灰才好。

          在以后我们都忌讳那里,平时白天也很少去那里玩。有些地方是禁忌的,家里大人不让去,就不要去不要好奇。你问为什么也没人解释的通。

          四、叫魂

          这个小孩子如果被吓到应该都会用到。可是现在不迷信了应该都不会了。那就是叫魂,要问怎么叫?如果被普通的吓到了,自己亲人最好是妈妈,蒯半缸子缸水,就是不落地得水,拿个饭勺或者唰梳,先从道叫起,水往地上掸边说:“姑娘或小子,跟妈回家吧”,你就答应:“嗯,跟妈回家”,然后叫到院门,就用手里拿的敲下门框,说:“姑娘或小子,跟妈回家吧”然后你就继续答应,跟妈回家。然后叫到门口也是如此,如果问跟妈在家,那就答应跟妈在家。叫了这三遍,你就踏实不心慌了,所谓的魂也就回来了。

          就是走到也不感觉有人跟着,遇到动静也不会惊慌心跳个不停。如果有说头就是另的了,如果地下的亲人没钱花了,你就要上坟烧纸,我们的坟一般都在山上,离自己家很远,有时方便就在十字路口,带一沓纸从纸里抽出一张,人躺好在人身上左转三圈右转三圈,人不能说话,拿着纸出去,然后到十字路口画圈不封死开口在西,划个十字,那纸中抽出一张答对外鬼,不让外鬼抢,然后把绕过人的抽出那张抽出来先烧,之后那一沓纸就都烧了,当然也要看答对几个鬼。如果是三人就准备三沓纸绕然后出来按这么个理烧,烧纸之前要叨咕,阴朝地府xxx就是地址谁接收,我给您送钱来了。说对了地址才能烧到,而且烧完不要扒楞,扒楞你就把烧去的钱弄碎了。烧完后,不回头不出声,直接回家。进屋门关上。这就完事了。

          我自己被吓时,破是一个地下的亲戚爷爷给我看的,生前会掐算死后拖女儿身,女儿一打哈欠要流眼泪就是人来了,不能管姑叫姑这时要叫爷爷。我准备的是三尺三的红布,红镜子,红木梳。我跪在那里,红布摆在庵堂上,堂里有各位保家仙供了一大堆名,外面的香火炉里给我上了一住高香,高香掉下来到红布上就成了金星,我小时候觉得好玩,也没说不恭敬,乐此不疲的看着傻乐着,家里人要我严肃点,也不干什么那个爷爷叨咕一遍,喷了一口酒在我的脸上,然后端着红镜子照我,让我拿着红木梳梳了三下头,然后就把那布用另烧的三根香带火的那头冲下像写字又像画符。弄好了折三扣给我当腰带用。我也确实扎了一年,都扯破了,后来应该是满一年烧了。这个是我说看到老太太后的事情。

          至于被吓到的各种原因,要看人家怎么说。怎么你才能觉得踏实,心理安慰吧,毕竟能遇上这种事的人少。现在的人个个都结实,打倒牛鬼蛇神,破除封建思想,闹动一阵,这种事情就少了。我自己的事我会用我来写。别人的事我会用听来的故事来讲。

          五、砖厂诡异

          小时候我有四个发小,我们四个常在一起玩,有一个家里的亲戚是开砖厂的,我们也跟着沾光因为有去处玩了。砖厂里可以考苞米,还可以藏猫。正宗的烤苞米,砖窑的一层,泥巴打出砖形状往里放,就是红土烧成砖,里面加火烧,二层是气眼,一个个圆洞,不是很大,能吊进去苞米。她家大人也很好客,有孩子来玩,旁边是苞米地,正好有日本曰本人人久久>日本午夜在线电影蜜芽日本欧美牲交视频免费观看ng>trong>日本4色长成的苞米。日本同房后肚子隐隐作痛那时是秋天开学,星期礼拜放假,我就爱玩,砖厂在离镇里很远的地方,在学校的后方。学校在镇子的北方,而砖厂是最北方离学校还有距离。因为工作有很大的机器轰鸣声。运输带要运输这些泥巴砖。能有几里地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        我们四个约在她家玩,她说我舅家有录像。就是能放现在的电影,以前古老的长条盒黑色的往里一推电视就出影像了。很不巧我们进去看时就波折。她舅盖得是大厂房。在整个区域的西北角。就西面一个大门,两扇开的然后拐进长长的走廊一连串房间。走到头才是放电视的屋。学校的班级是中间进入两侧很多个房间。它的建筑面积跟学校的差不多了。十几个房间。

          当时外面艳阳天。我们穿的不多,进入大门感觉脊背凉,侵入骨子的凉,外面阳光还能照射进去,拐入走廊就不能了,再加上窗子少。十几个房间门都上锁的,关着根本不透光。里面有灯,在走廊的墙壁。我们开了灯,也不是很亮,上面一层灰也有可能是电压不足灯光忽明忽暗闪烁不停。那也抵挡不住我们高兴的心,录像我发小也没看过,开了才知道是鬼片,现在想想真是无语,林正英的《驱魔警察》因为记忆深刻,我后期根据剧情才百度到片名。

          那时应该很火的片子,现在想想都吓人,讲的是女的贩毒已经死了很多年,又有日本人的场景,那女的能把冰柱插入脑袋控制尸体打架,又能用头发丝隔开杯子,我们四个人紧挨在一起手拉手看的,因为大家逞能都说不害怕,并且没人敢下地关电视,我们在炕上坐着,右边还留个过人的道,左面是一进门。我看着电视就想旁边的过道会不会出来个什么,正当遐想时,电视里演到那女人本来面目出来了,面目狰狞被照妖镜伤过不成样子,最吓人的时候,紧闭的门咣铛一声的,开了!我们四个啊啊啊的大叫,叫的这个无奈啊,心想大人能听到进来也好,我们也不敢出去了,硬着头皮,让挨门近的把门关好并锁上,我是挨过道的之前还觉得吓人,立马觉得幸福了,因为挨门的不是自己,硬着头皮才把电影看完。我们四个小孩子手心握的紧紧的都是冷汗。片子终于放完了,现在想想都是煎熬。我的同学之前也没看过,说家里人不让看,看我们来了好奇心就来了偷摸的进来看了。

          出去也是个问题。我们一起下地穿鞋。然后一起去电视跟前,她把电视关掉。我们探头探脑的伸出头,见没什么动静,还是幽暗的灯光,闪烁着好像随时会灭,会陷入黑暗,不出去又不行。手拉手壮行,最后的把门锁上了,并排也走不下四个人,就竖着走,最后面的不干了,因为害怕要跑到前面去,见她跑,我们更没着落了,都跟着撒丫子跑了起来。直到拐弯,那个小伙伴她的关灯就后出来的。先出来的要推开那两扇大门,我和另一个在中间。出了门,我们全体松了一口气,外面的太阳火辣辣的晒应该是一点多的样子。我们共同看着那两扇门,出来时是关着的,哪来的风那么大,能把拐弯后走廊尽头的门给鼓开,并且桄榔一声。

          直到现在我们谈起这事,还心有余悸探究这无风自起,不科学啊。窗子也没开不可能是过堂风。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敢走没光的走廊,家里厕所的灯幽暗闪烁我就怕。

          六、雌雄共生体

          这是我做的梦,每次都很奇怪,这次我来到了一座大厦的16层。据说我是去那里学习进修。16-18层都是那个公司的,有个培训员专门带我们一群人,学习进修的不止我一个,培训老师居然交的是化学,笔者数学都交过白卷,别说化学了,我们在类似公厕的地方,当然不是真正的厕所。而是有隔断的,水泥墙小隔断并且上面和隔壁是通的,不完全隔开。比人高看不见隔壁什么样。屋里潮湿阴冷,冻手冻脚。我们站着上课。

          培训老师交我们什么滴进什么起什么反应,普通试管滴完后就有道白烟。其中有个学员不争气就滴错了,老师立马生气,拿起旁边的水管,把水龙头拧开,水就茨在了墙上,一会功夫墙就破个角。那墙是一人高的墙,破角了正好看到隔壁,印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冻的青黑色的人脑袋,并且面部肉一块块感觉像丧尸一样,老师说,看到隔壁没,那是活体实验的陈列馆,不过目前还没成功。我们在做一项伟大的试验,就是雌雄共生体,把两个人(男人、女人)合成一个人。挑满意的部位自己组合,你们都是被选中顶尖的人员,来到这里更应该好好学习,老师那变态的神情像要控制全世界的人一样。

          我们见到此幕都害怕了,瑟瑟发抖,老师就说。去隔壁参观给我仔细的看,害怕被杀掉做实验迫于无奈大家都去了,里面像个冰库一样,陈尸房不过尸体都是站着的,而且是七零八落的,肉有的也没拼好,简直害怕它们像丧尸一样复活追我们,具体描述还害怕的可以略过(肠子七零八落,有个手术台,上面各种简单的医用刀具,被肢解的各个零部件都放在推车的盘子里,站着陈列的有的肚子空荡荡的,有的眼珠子没有了,有的肢体残缺,还有脑袋整个被砍掉了,场面这个慎人啊,我立马警觉自己是在做梦,希望快点醒,可事与愿违,我还得继续充当那个角色。)我们一群人,不由得加快步伐,希望快点走出去这个屋。那个隔断跟我们上课那屋是一样的前后都是通的。一人高的墙隔了好多这样的屋。从进去走到出来真是煎熬捂着嘴不敢尖叫,怕下一个杀的是自己,青紫冻得发黑的尸体,各个痛苦的形状,活体解刨还保留着痛苦的表情,有的胳膊伸出来,有的脚伸出来,像是在拦道,不让我们出去。死也不放过谁的表情。

          终于出去了,我想事情不对我要逃出去。不能撂在这。我单独去办公室,找上级人员,上级人员也貌似发现了不对劲,因为自从请来那个老师后,员工在减少,而且上下班不让正常出入,还单独准备了她工作的地方,没人知道她在干嘛,我一看,公司里还有正常人,就说明了情况,准备开窗子逃走,当时不知道是16层,以为冷冻库都有是一层呢,一开窗子外面世界跟正常一样,不过站在16楼,跳下去逃生那是不可能,寻求帮助也各方面不通,现在我们一群学生,和这一个领导知道具体情况,如果宣扬出去不但自己逃不了,恐怕死的第一个就是我。信号早已切断,扔纸条出去等也没个信,我决定自己先逃,集体行动也没人信,那个女老师变态,估计是不死之身要不然就是能迷惑人,要不然怎么隐瞒的那么好,我说什么都不信,并且跟我同来的一群学员也都乖乖的没有逃走的意思。

          我想到了公共走廊。但是走廊也被铁丝网封住,还好也是一人多高,我赶快爬上去准备翻越,听到好像背后有动静,不好有人发现,要追来。爬到顶端我松手掉下来的,害怕趴下来时间来不及。就这样掉地的同时,我也醒了。然后就跟身边人讲。

          七、幻真事件

          故事还是发生在那个砖厂,直到现在我都没法证实他的真假,我周末放假还是去找小伙伴去玩,因为没约好,事先也不知道小伙伴会不在家。她爸爸的话是她妈妈领着她去亲戚家串门,今天大概不会回来了。

          我败兴而归,顺着道往回走,走着走着发现一个哥哥在林子里捉蝴蝶,好大个的蝴蝶,足足有盘子大。我看的出奇。蝴蝶没抓到他看见我了,我看他手里的网兜,它示意我要不要玩,我们就玩到了一起,林子里有坑洼的水路他会抱我绕过,我们抓了几只后,他问我想不想参观下他捉到的蝴蝶。我说好呀,他就把我带到了一个房屋里,林子里一个单独的屋里,里面有他的奶奶,他把蝴蝶都拿了出来,有各种各样的标本,煞是好看,有蓝黑色的掌心那么大。都被他封在玻璃框里。蝴蝶跟真的一样,就是不能飞。大框小框十多个还有书里夹了一些。他从书里拿了一只,因为我说不会飞,他手一晃那个蝴蝶就站在了指肚上,他一送蝴蝶就绕着他飞了起来,给我看的这个陶醉啊。蝴蝶飞了几圈后又回到他的手心,一动不动又成了标本。这天虽然没有和我的同学玩到,但是跟他也玩了一天高高兴兴回家了。

          回到家第二天是星期天还是假,我决定再去找他玩,可是找不见了,林子里也没发现有房屋,而且也没有草及半身的,我记得房屋不是很高,可是就是找不到人家。我就奔着同学家去了,同学走完亲戚回家了。我就跟她说我昨天来找你,你不在,碰到一个大哥哥,在你家厂房旁边的林子里捉蝴蝶,我跟他玩了一天,可开心了,今天我们一起去找他玩呀?我问我同学,他是不是你家亲戚,住的离你舅家场子那么近,我同学好奇的说,也没这个人啊!我在这玩这么久周边哪来的房屋。厂子周围没人家的,你说那林子里,是有蝴蝶,但是林子里有坟墓我也不敢去玩呀。我就说她你骗人吧,屋里还有他奶奶呢。她说不知道。我也没再追问过。高兴的跟她玩了一天,然后回家了。

          直到现在我都弄不清我那天到底在哪玩的,很开心很想去找可就是找不见了。直到听到一个背棺材盖的小孩的故事,我才断了找他玩的念想。

          八、背棺材盖的小孩

          这个故事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过。具体是棺材还是棺材盖我也记不清了,棺材盖比棺材轻,咱也别让小孩累到。就说我们一群孩子在一起玩,玩玩就起高调了,非要去大地的林子里。大地都荒芜人烟,林子我们都害怕,因为有的林子有车压过,是交通的小道,有的林子只有清明、15、和过年才有人去,因为那里有坟。

          那个小孩非要证明自己胆子大,我们说那胆大你自己去,我们就在家门口玩,东北孩子也虎,脾气一来自己去就自己去。他自己就去了,下午回来时就给我们讲今天的遭遇,说自己在林子里并不孤单遇见了跟自己一般大小的孩子,他们俩玩的很开心,我们就说你骗人吧。他说真事,我俩约好了明天还一起玩,要不然你们也跟去。我们连忙摇头。

          孩子没跟我们多说,早早回家说是玩累了,回家没吃饭就倒头睡了,一睡就到第二天早上。然后吃过饭后又出去玩了,有好信的小孩偷摸跟着他,看他到底是不是在说谎,然后回来告诉我们。跟着去的小孩,就很奇怪,看他自言自语,又背起了什么东西。然后就回来告诉了我们。傍晚孩子回来了,脸色比较差,疯够了觉得累的不行,就回家了。路上碰到自己的妈妈。我们就跟着起哄,就说有跟着他的小孩,发现他明明自己在林子里玩,身上还背着奇怪的东西。那小孩说你们别胡说,我旁边明明有小朋友,而且他背的东西沉让我帮着背。就是一块小木板。我力气大就帮着背了。

          他妈一听,赶快拽他回家,然后找到隔壁家有保家仙出马的一个奶奶,跟奶奶说明了情况,那个奶奶,问背了几天,孩子回答两天,奶奶打了孩子一下,你这虎孩子在背下去可得了,把你小命要了去,你就直接盖那木板下了,孩子也不懂,她妈听明白了,他背的是那陌生孩子的棺材板。奶奶说:“你明天再去找他,然后就假装跟他玩,它让你背,你就接过来,拿手里往家走。说这不好玩,带它找更多的小朋友玩,然后直接领我家里来,我治它。”

          孩子就按奶奶说的做第二天果真拿着板子去了,进门奶奶早已准备好斧子,孩子一进门就把板子抢了去,随即就给它劈了,灶坑里有准备好的火,直接就扔里烧了。孩子跟我们讲述,说:“就听见那陌生小孩的一声尖叫,然后就没了踪影”。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背三天能把小孩累死,还是棺材板吸收日月精华沾了灵气成精了。反正是没有不听话敢出去乱跑的小孩了。

          九、梦境与现实

          这个盗用我哥哥的事,嘿嘿,这些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,都属于妄念。我哥哥做的的梦,说自己做梦看到杀人现场了,有一群人在搏斗,其中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,一刀捅死了一个人,因为没有武器我哥也不敢贸然行动,我哥就拿起手中的电话要按110.结果刚按了1那伙人就发现我哥,冲着他就来了,结果我哥就给吓醒了,醒了一看,才不到四日本曰本人人久久>日本欧美牲交视频免费观看tro日本同房后肚子隐隐作痛ng>日本午夜在线电影蜜芽点,日本4色寻思这也睡不着了,缓解下情绪,出去他家最近的公园晨练了。

          有老头老太太起来早遛弯的,还有练嗓子的,还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唱圣经的,还有练剑的、舞扇子的,老年人起的早,在广场上集体的运动,我哥也看高兴了,就往假山上的亭子走,走进去,还看着下面的小桥流水和风景,然后也练了两嗓子舒舒情,然后就有人奇怪的看他,有的是绕道走的,他寻思怎么了呢,也没多呆,就下了凉亭。

          然后就有老太太,好信,就问他:“小伙子你不害怕么?”我哥先是一愣,然后问道:“我怕什么怎么了,我也好奇为什么人看见我都绕过这条道?”老太太问:“你真的没看见。”我哥哥问:“有什么呀?”老太太就说了,凉亭里吊死个人,有个老头想不开,没人认识他,这不尸体还在那吊着呢,我哥这回没敢上去,绕过遮挡的视野一看,真有个人在那吊着,风一过人直晃。心里想我说怎么上去感觉背后脊梁骨直凉呢。然后不由自主的拿起电话播了110.想起了早上做的梦。报警后警察说,知道了一会来人处理,应该是有人报过案了。

          我哥赶快就走了。直到现在都绕着那凉亭,那假山走。

          十、雨夜惊魂

          这个故事就当是俩故事和一起了,看见梅雨天气雨下一个月了,就写个关于雨夜的故事吧。东北的雨不会连续好多天除非自然灾害。通常天气晴朗忽然飘来云朵,就下上了,有时候晴天漏,有时候打几个闷雷。响雷一般都是劈到东西的雷。偶尔下雨连着也是两三天就晴。下大雨的时候也有,俗话就是下冒烟了,冷天气与热天起雾了再就是打在水汇集的地方起泡了。不一会就能汇聚成小溪流往低处流走了。那时候小,白天陪父母去地里,父母干活,我也是混日子,不上学就跟着下地瞎玩,农村人都总结出自己的一套晴雨表。早上爸爸看了看东南方有乌云就告诉我不要跟去,不然下雨挨浇,我只觉得好玩还是不顾劝阻跑了去。

          九十点钟,雨就来了,我还是先往回跑的那也浇个落汤鸡,爸爸聪明找别人家避雨去了,就我傻喝的跑。快到家了我就发现家里前面那条道根本没有雨,也就是隔道不下雨,就是迷信里说的龙王有自己的地界,那不归它管它就不下。

          到了晚上才下雨,夜色伴着闪电,有些恐怖,那时候怕有雷雨灾害,一打大雷就停电。我还看着吴奇隆演的那鬼片,就是都跑电灯泡里了,动作快身体部位就掉,有个女的说话快嘴就掉了。我自己一个人看,家里人去隔壁屋唠嗑去了,看到最吓人的那男的死了成厉鬼脸部都变形了追着好鬼和人跑,屋里全黑。农村没灯没月亮一点光都没有。我还想去厕所,就去后院了,回来之后寻思找蜡烛吧,手电筒不知道放哪蜡烛知道,翻抽屉去了,打了个小雷,我没在意,后来闪很亮伴随大雷,借着闪的光我就看见了影子,我妈呀的鬼叫一声,我妈就说话了:“这孩子你鬼叫什么?我进屋跟你说话你不知声,现在嗷唠一嗓子吓人呢。”我就放心了,还以为电影里的鬼顺着电路跑我家出来了,我还探探口风特意和我妈多说了几句话,还是没话找话,搞得我妈很诧异。过来摸摸我叨咕着摸摸耳朵吓一会,摸摸脑系吓一阵。

          第二天雨停了,就传来了,我姨家房子进火球了,说是雷劈下来的火,没有伤到人,顺大梁走的。屋顶熏得黑烧焦了油单纸。从西屋窗户进去的上房梁的架子了,又顺门出去不知去向。我听得传神,去看了热闹,姨家又重新修了下房子。

          十一、天生血骨

         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,有人天生就带血骨,并且从小身子骨就虚,说实话从理论来讲我觉得是以前人生孩子多。十个的都有,最小的肯定身体不好,一个是妈妈身体没有营养了,在一个是高龄产妇,以前的医疗水平差,吃的又不好,从各方面才导致的身体虚弱。出现这样的现象,就是第三代跟

          第二代的岁数一样,玩在一起。以前的人接触的事物少。不精明。哥比姨大我都觉得不可思议。故事的主人就是生日时辰占的不好身体虚总招东西。前一阵子又闹登起来,说是不行了打了救护车就去医院了,各项检查都做了一遍三千进去了什么也查不出来,就挂个内科住院了,说是心脏来一阵就蹦蹦跳,心翻个,感觉随时都能撒手人寰。家里人也害怕因为还不到四十岁。寻思病没有那就找人看看癔病。我婶是我家另一个会看的。是出马的。因为我害怕自己出马很少接触这样的人。恰巧她们去城里买东西,不在家,只能随便找个医院附近楼区里会看的。解解心疑。

          话说这家纯粹是骗人的,老太太在不积德,进门了说的破关,说地下有三个人找她,还要扎替身,很复杂。没两千下不来。死讲给了一千,这个水货收了钱就鬼画符整个东西让带着。然后就说没事了回去等着吧。

          不带这东西到好,一带更闹登,整夜跟猫头鹰眼睛睁的溜圆,在医院坐了一整夜,难受叫医生检查,发现不出什么。折腾了又一整夜,整个人都憔悴了。家里孩子上学给寄放楼上了。丈夫陪着在医院生怕出事。我去看了,就听到了这些,给我气坏了,我说老太电话多少,我给她打,道行不够就不要出来骗人,耽误事儿,扎替身要留生辰八字和一搓头发,就是自己身上的物件。而且替身扎骨骼是很麻烦的,哪像她给个破玩意就打发回来了,那个也扔了别带了。她一听拿起电话,打过去身体难受也说不出话来,还说重话,我看着着急就抢过来,我就说,你既然收了钱得给人办事啊,写个符就打发回来了,结果回来更没消停,也不知道你替身是怎么扎的,这怎么要把真人带走呢,老太太油条一枚,见状就说,那就别戴了先把身上的人送走,就像我叫魂里写被吓到的做法,说了遍。我说这我都知道,烧纸就那么烧,由于我是小孩子,大人们不让我瞎参合,当事者都息事宁人就全当破财免灾,不让我去找老太太闹。我说再有这是找我,钱都水飘了抢一样,跟医院没区别。

          我看的这个人,感觉是和平时不一样,看人发贼,眼睛发蓝,眼眶青,估计没休息的时还有些红血丝。看人的感觉是怕怕的不正眼看你,斜斜的用蓝青红的眼睛瞅你,并且手脚冰凉,总是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话。囔囔气喘的。她没住院之前在亲戚家住了一夜,见到那家男的回家,立马就躲着穿鞋就走,说看到害怕。不在那呆。就住院了。

          终于我婶子回来了,我婶子看了说,冲撞到一个你们家那的小孩了,那孩子是谁谁谁家的,什么时候在哪横死的、是被车撞的,是个小男孩他看见你以为你说他的妈妈就跟着你到现在,回去找那个地方烧点纸,告诉清楚他别找你了,你不是他的妈妈,有自己的孩子是个女儿。认错人了不要再找自己,见你可怜给你点钱花,再跟着就不客气找人收了你。没经历过灵异的你们不要信就当故事听,毕竟这种事情,阳气重的根本遇不上。

          十二、同学家异事

          因为我连续拉肚子7天所以体制有些弱。刚回老家,同学听说我回去了,就邀请我去她家玩。我也爱玩,就跟着去她出嫁的农场了。她家是分房,房子盖在铁路边。楼区离铁路很近。铁路不知道大家反感不。我个人觉得,铁路过车吵人,也不是安生地方,风水来讲我个人还是忌讳的。

          到了晚上,我自己一个人在北屋睡觉,本来没什么,也玩累了,就睡下了,半夜就拉肚子起来了。然后又睡。睡着就掩到了,不知道你们经历过没?喊也喊不出,动也动不了,可是我不是普通的掩到 先是两个人在我的床头说话,然后一个问另一个,"要不要叫醒她,带上她一块走,火车一会儿就来了,晚了就不赶趟了。""带走她也行,看能不能叫得走。"

          我吓的浑身冷汗,感觉就是在我耳边嘀咕的,我动也动不了,开不了灯意识还很清晰,我火气也上来了,有句话叫:"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"我本人信佛。我本命菩萨是普贤,急中生智,念了两句菩萨的名号居然能动了,我醒了,赶快开了灯。我就在心里骂上了,我说你两个死鬼,死了都不消停,还想拉我垫背,看我没脾气是不是?我现在不就是体制差了点,居然找上门了,是吓唬我跟我玩呢还是想真把我带走啊?信不信我这张嘴骂死你们,骂到天亮我都不带重样的,随后吐了两口吐灭。呸呸。

          身上还是凉飕飕有些得瑟,开着灯也没困意了,然后听见火车的动静,我赶快听佛乐消磨内心的恐惧。火车过去后就不怎么怕了,直到天亮,我坐上第一班车就往家导。我同学还留我说我没玩好改天再来,我什么也没说。

          十三、鬼亲

          今天有人问我,阴魂是怎么回事?我回答他,阴魂就是孩子没到结婚年龄死了,生前还没结过婚,老爹老妈瞎操心,非要给死去的孩子结门亲事。结阴婚很麻烦,要给找个生前也没结婚的女性,和对生辰八字。如果有能力的人会让两个阴寿都没到不能去投胎的人见一面,看俩人同意不同意,有一方不同意见时面安静的屋子都会闹出动静来。那就要再去重找。

          下面的府邸可能大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,我也不能泄露天机,全当是自己做梦梦到的世界。房子都矮趴趴的,进去让人喘不上气,压得闷死。永远都没太阳阴沉沉的天气,白天是白色的灰,傍晚是天色发黄的灰,晚上也不是特别的黑。人们也面无表情的,木讷的走在街上没人会跟你搭讪,有可能是没有领取鬼心还没神智刚死的人还可能看不见我,要不就是游魂就那么四处飘着,我个人觉得很恐怖,因为我怕找不到回家的路,在遇到个看见我的,那我是别指望回去了。

          屋子里就跟毛坯一样,可能现在给亲人烧的东西少了,不像以前说头多,人死了儿子要披麻戴孝捧盆送葬摔花盆烧七,女儿五七给少5盆纸花,一般都给老人扎牛马,女的要牛,男的要马,女人脏水多,人间祸害多少死后就要喝多少,所以要牛来替喝。网上应该有详细描述这些的。我89年知道的少,大人也是忌讳这些不肯多说不让下一代迷信。街道不长纵横交错有些背的小巷子。屋里是空的,感兴趣可以进去转悠,可能是象征性的房子没人在里面生活,要不然就是没进入阴曹地府里面的临时所。

          迷迷糊糊走出了这里,回到了我所在的家里。我就看大街上白布栓的哪都是,有的拉横幅,有的竖着没风的天气飘飘扬扬,天空是白巴斯拉的景象,就是白的不干净发灰,大街上先是没人,后来有希拉的几个,有会说话的就是说我:“孩子你咋在这呆着呢?快往前走,前面的出租点有回去的车,这不是你呆的地方,有贴符的车,进那样的车就拉你回去了。赶快往前走坐上车,晚了就来不及了,有大批的要过来了,今天有人结婚,气粘多了不好快走!”说着那帮人就出现了,打头的两个白大褂古代的那种很飘逸,袖子长长的甩起来跟跳舞一样,跳达着走一蹦挺高像是再飘,袖子左甩右甩的。后面就是八个人抬着一个黑色轿子,我心想擦这不是姥姥要出现的节奏,我是不是倩女幽魂看多了,给我整了个这梦,跑吧回家要紧,赶快朝那人说的出租点跑,就见有一辆写有符的车来接了,还有一辆没有的,开过来想跟那车抢生意,我看到车开了就上去,那没有符的车主好像不乐意了骂着什么。

          车里有人在,穿的都是黑色的衣服,差不多都是五六十岁的,就司机年轻一些。车里也贴的到处都是黄纸写的符,我环顾了一周,顺着车窗看外面,好家伙,全是骷髅架子,还有吹吹打打的,跟阳间一样在娶亲呢,司机若有所思的从倒车平镜撇了我一眼,然后就吆喝一声,坐稳了我们要走了,接着一片漆黑。

          之后我就醒过来了。迷糊的我看我家火墙(平房烧炕有炉子暖气走的火墙链接烟囱的)有个骷髅,我害怕了赶快拍拍我妈让她开灯,我妈妈醒了开灯说我,这孩子大半夜不睡觉,拍我干嘛,开灯还浪费电。我定睛瞅瞅什么也没有。就说做恶梦了,又被骂了通,关灯睡了。(妈妈脾气暴躁,胆子大走夜道重不害怕,见我干什么都害怕她就生气给我一顿骂。)

          最近关注

          友情链接